2020年10月14日 星期三

我們一定可以.....

年初 一位年輕的夥伴練習後問我,

可否錄下練習時老師的口令,

她即將在三月前往加拿大,

 如果適應良好有可能在當地停留,

準備在那裡長期工作,

希望可以藉由錄音檔的陪伴,

讓她的瑜伽旅途不至於因為離開海音太遠而中斷。


二月底,

我去印度前一個晚上她來教室練習,

告訴我即將起程到地球的另一端,

想和我道別,

因為知道從印度回來她已經遠赴他鄉,

相見的日期還無法預期。


記得三月中旬,

我從印度回來在防疫隔離十四天同時期,

這位年輕的夥伴在加拿大冰天雪地的木屋裡和我有同樣的際遇,

一個人獨自在房裡不能和外界接觸,

因為病毒也許就在妳的身體裡。


她的母親傳來了冰天雪地的照片,

 跟我訴說女兒一個人在寒冷的木屋中獨自要渡過十四天,

為人母親內心有許多不捨,

說女兒有時睡醒想要用餐,

推開屋門只有台階上已經冰封的餐盒,

情境聽起來雖然顯得清冷孤寂,

但對一個有目標有方向的人而言,

不過是一段短暫的特殊經歷。


2020年對全世界的人而言,

是一個不容易的年。

小小的病毒讓許多人提早面對失去親人的處境,

失去工作、被迫改變生活的方式和習慣。

而我們所在的台灣宛如地球上小小天堂島,

我們只要勤戴口罩勤洗手,

仍然可以過著自在的生活。

四月初因疫情停課,

中旬我們謹慎的重新調整練習的步調,

原本每堂課十多人甚至二十多人的練習,

複課後,

練習人數回到十多年前剛開課的情景,

每堂課三、五位夥伴,

卻讓人格外珍惜。


疫情考驗著我們對彼此的信心,

限制上課人數、保持社交距離,

也因為這樣的調整意外的收獲是,

大家不能一直依賴著教室,

許多人學會了在家自我練習。


就在這個時期,

教室來了許多新的練習夥伴,

他們總是瞪大眼睛看到資深的夥伴輕易後彎、忽然倒立,

以為這是一件容易的事........

殊不知這十多年來,

我們一起經過多少起起落落,

有多少汗水和淚水的累積。


7月份一位調回台北工作許多年的練習夥伴,

趁著暑假空檔回到教室練習,

因為身體的免疫功能需要長期藥物治療,

瑜伽讓她在生活和藥物之間得到一個平衡的距離。

回到台北工作,

很難找到貼近海音這麼近人的練習環境,

只能在家自我練習,

許多年了,

她說一個人的練習真的很不容易,

究竟要有多大的堅持才能不讓熱情消失,

她說回來和大家一起揮汗,

扎起基本的功力、拴住信念,

放掉久久不安的心、找回平靜的自己。

我說:練習都是為了自己,

內心的煩惱恐懼只有自己清楚,

練習能幫助我們找到無懼的階梯,

我相信只要願意練習,

任何人都可以。


一位夥伴說,

她在上長照訓練課程中,

突然一位同學舉手跟老師說不舒服,

接下來的幾秒鐘就躺在地上痙攣癱瘓,

即將失去覺知力,

她憑著這幾個月來的瑜珈練習學會的直覺,

不斷提醒逐漸癱瘓的同學吸氣.....吐氣......,

用呼吸陪著他直到醫護人員趕來接手,

瑜伽讓她學會提起呼吸來面對所有的難題。

只有呼吸一直跟我們在一起,

不帶走呼吸誰也沒辦法幫你。


 2020年的最後四個月,

精進的夥伴們開始了每天半小時靜坐的練習,

坐下來觀察自己的呼吸,

觀察呼吸的長短、呼吸的粗細,

生活中究竟有多少煩惱困擾著你,

交給呼吸幫你解決問題 。

拜日式 九十九的活動讓許多人每天把15分鐘瑜珈行程安排在生活裡。

為了這短短15分鐘的拜日式,

學會了趕緊放下身邊所有的工作,

停下來觀察自己。

無論環境裡有多少瑣事需要排除,

在15分鐘裡你必須很清醒地面對自己。

五位年輕的夥伴都是年幼的稚子的媽媽,

家庭、工作不停的勞務中,

仍要擠出十五分鐘交作業,

有時練到一半就要去處理孩子的大便和需求,

但是她們每天在小群組加油打氣,

一定要完成每天15分鐘的拜日式練習,

有時交作業的時間已經接近凌晨,

仍要奮力完成練習,

排除萬難究竟需要多大的毅力........

一百天後,

那就會變成你深厚的內力,

一種面對困難的強大勇氣。










昨天深夜,

已經在加拿大七個多月,

遠在世界另一端的夥伴給我訊息.......

她說:老師,你好嗎?  

今天我的輪式退步好多....

今天有種拉不起來的fu.... 可怕可怕可怕>////< 


我多麼珍惜,

在幾千公里之外,

有人遇到困難還願意想起妳.......





弘一大師說:

「世界是個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你大聲喊唱,山谷雷鳴,音傳千里,一疊一疊,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凡事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因它在傳遞你心間的聲音,綿綿不絕,遂相印於心。」


無論你的身、心有多忙碌,

停下來覺察呼吸吧!!!

停下來......

只有呼吸可以幫助你(妳)........

我們一定可以........幫助自己!!!




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與呼吸相遇

2018 Sharath老師在11月中旬東京的研習,
早在6月1日就開放報名,
一個小小的猶豫.......
思索著是不是先邀好夥伴、再安排好行程.......
一時要下定決有些條件,
等想清楚再來報名,
否則沒去成報名費也不退人,
而且離研習還這麼久......

我躊躇不定的電波傳應該傳到遠方了,
六月中旬,
來自嘉義二級授証的Amber 一通訊息打醒了我:
麗芬姐,參加老師的東京研習,
妳飯店訂了嗎?
我找到一家離練習會場走路三分鐘的飯店,
十一月份是東京的賞楓季,
很可能飯店會客滿.......趕快先預訂。

這一摧促,
我趕緊上網報名,
沒想到幾天後就收到東京主辦單位---額滿的通知,
我們錯失了清晨6:30練習六天的機會。

只剩下一個選項,
不能再錯過了,
提前在開放報名第二班練習時段就先投信,
爭取到三天8:15的練習,
拜老師福氣之賜,
夥伴們如願在深秋楓紅的季節,
我們一行十人,
遠赴東京與敬愛的 Sharath 老師用呼吸相遇。








原本以為是因為練習的場地太小,
才這麼快額滿。

我們訂的飯店就在會場正對面,
第一天清晨大家穿好練習的服裝,
因為現場不方便更衣,
我們提早出門,
背著瑜伽墊、踩著輕便的鞋子,
趆過六本木的街頭,
走進一座非常豪華的辦公大樓,
來到練習的會場還很早,
但是,
光是等待練習的場面就超乎我們的想像......







 



練習的第一天,
我們遠遠的向老師合掌致敬,
他看到我們情神非常開心,
練習時走近我們時,
隱約可以感受到老師慈悲的關注。

第二天早上,
練習前還有一點時間,
我躊躇不知道該不該上前去問候,
心想一定要鼓足勇氣到前面向老師致敬,
因為最後一天的研討會我們已經回台灣了,
沒有機會和老師合照。

雖然,會場這麼多人.....
雖然,一定會造成主辦單位的側目....
雖然,說不定會造成老師的困擾.....
但是我還是告訴自己:要勇敢!!

老師見到我們走到他的跟前,
向坐在他身邊的主辦人示意:
他們是我的朋友,
老師開心的問候我們:
好久不見,
你們近來還好嗎??

我回答老師:
自從香港之後已經三年了,
我們大家都非常想念老師。

能夠在上師的蓮花足下膜拜,
是我們此行最大的滿足。











練習第三天,
做到龜式老師就站到我的前面,
他在等我進行到睡龜,
我的額頭幾乎碰到老師的腳趾,
協助我完成很輕鬆的睡龜後,
他用手把我解開,
一股強大的能量讓我自己提升上來,
彷彿在跟我說:妳要"勇敢"…一定要“更勇敢"!

每場練習都超過三百人,
每天早上有六百多位來自世界各地的 Ashtanga yogi 聚在一起,
用這古老傳承的瑜伽淨化身心,
我們一起用呼吸強大覺察生命的能量,
這強大的能量提升了每位練習者。







這幾天,
我們一群年過半百的夥伴同行,
自在的東京街頭捷運地鐵穿梭,
神社祈福、楓紅下嘻戲,
新宿街頭玩鬧、東京鐵塔下賞燈,
河口湖邊賞景、富士山腳下倒立,
雷門街頭留下美麗的倩影,
像孩子們一樣開心,
這些內在充足的能量都是拜練習瑜伽所賜,
只有深入練習的夥伴才能了解。




























瑜伽是需發自內心、真心誠意的練習,
目的是找尋心中的真我,
與我們還不能理解的一切連結、共振。

這些年來,
夥伴們和我如家人般每天在教室見面,
無論在晨曦、或是黃昏,
我們用練習彼此鼓舞 ,
真心總是在呼吸中相遇!

深秋楓紅的富士山下,
我為海音的夥伴們許下承諾:
讓我們一起勇敢、更勇敢,
為了面對未知的一切,
我們一定要更勇敢!!
真心必定會在呼吸中相遇!